全文检索:
   
首页
 > 司法调研 > 审判调研
 
 
2018年本院审判与调研第4期
发布日期:2018-08-05 来源人民法院 字号:[ ]
  • 审判与调研

第四期

(总第161期)

安吉县人民法院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年3月12日

拳拳之心为民  涓涓细流解纷

——22棵杨梅树引发典型的民转刑系列案调解为例

 

案情简介

安吉县三官村素有“杨梅之乡”美称,1999年该村姚厂村民小组采用家庭承包方式,按照每人5.5棵杨梅树,每棵20元标准进行承包。倪为民一户4人可承包杨梅树22棵,因其在外工作,未参加村民小组大会,堂舅翟金堂实际管理了22棵杨梅树,并交纳承包费440元。若干年后,倪为民从外地返回,以该树系委托翟金堂管理,主张返还未果。2011年2月,其又向安吉法院起诉,被判决驳回后,上诉至湖州中院,中院维持原判。2014年5月,倪为民将其中18棵杨梅树的大部分副主枝锯掉。2015年3月,安吉县检察院以倪为民涉嫌构成犯破坏生产经营罪提起公诉,翟金堂提起附带民事诉讼。同年9月,安吉法院判决被告人倪为民犯破坏生产经营罪,判处有期徒刑二年,缓刑二年六个月,并赔偿原告翟金堂损失41000元。倪为民不服,上诉湖州中院后发回重审。2017年6月,安吉法院判决被告人倪为民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,免于刑事处罚,同时驳回刑事附带民事诉请。

在刑事案件审理期间,2015年10月,倪为民以物权保护为由,提起民事诉讼,诉请翟金堂返还22棵杨梅树的承包经营权,后申请撤回起诉。2017年9月,倪为民再次提起民事诉讼,诉请翟金堂返还22棵杨梅树,同时要求返还20年来杨梅树收益12万元。

调解概要

该案是一起典型的民转刑案件,因20年前的杨梅树承包经营权,从一审到二审,从民事到刑事涉及7次诉讼,前后历时7年。因时隔二十年,无证据直接证明杨梅树系倪为民委托翟金堂代管,还是翟金堂从小组直接承包,真相一时难以厘清。纠纷经过镇、村和两级法院及相关部门多次协调,均因双方积怨太深、差距太大无果。

多年来,倪为民为杨梅树纠纷,曾在县两会期间到县政府当众下跪,并扬言进省进京上访,成为县重点稳控对象。民转刑后,其又感到在村里无颜见人,一度想自杀,被他人劝阻说服后,最终又走上诉讼途径。考虑到矛盾双方既是邻居,又是至亲关系,矛盾多次激化,但尚有调解和好的可能。承办法官通过查阅历次诉讼卷宗,到山上现场勘验,走访相关人员。在理顺纠纷来龙去脉之后,及时召集双方当事人、诉讼代理人,进行庭前初调。

了解到纠纷的症结不在于杨梅树最终由谁承包经营,而在于通过多年的诉讼,双方都走上不归路,谁也放不下架子,为了面子相互戕害。找到症结后,如何另辟蹊径,既能确认倪为民杨梅树的承包经营权,又能照顾双方的体面是本案的关键。承办法官通过十多次的斡旋,锲而不舍,最终赢得双方当事人的信任,均愿意在法官拟定的协议框架下进行协商。

调解条件一成熟,承办法官便召集双方进行调解。为确保调解成功,当场向当事人、代理人等发放《讲信修睦  和气致祥》的调前寄语。双方当事人为承办法官兢兢业业工作,真正为民办事、为民解忧的精神所感动,最终自愿达成调解协议,并于山上雪化后及时现场确认杨梅树的数量及四至等。至此,因22棵杨梅树引发的历时七年的民转刑系列案得以成功调解,实现了政治效果、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的统一。

【调解过程】

一、查阅卷宗,现场勘验,做到心中有数。鉴于该案历时之久、积怨之深、涉讼之多,敏感性极高,如果机械地予以裁判,势必不能做到胜败皆服,涉及到诸多问题,承办法官详尽调阅了自2011年以来的所有案卷资料,并与系列案件承办人进行沟通,了解裁判过程和理由。同时到时任村委会、小组长、村民等相关人员处进行走访,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,仔细询问当时杨梅树承包具体情况,把应当注意的问题一一进行备注。

在掌握案件基本情况后,承办人及时召集街道综治办人员以及当事人、代理人到山上实地勘验,就22棵杨梅树的四至、生长现状、区块特点、 树间白茶面积等情况进行细致查看,并现场进行拍照,掌握第一手资料。为在下一步调解中如何合理确定界限、评估白茶价值、进出山路精确无误奠定基础。

同时,承办法官认识到案件要调解成功必须做通两个人的工作:一个是案外人陈建红。杨梅树的纠纷,尤其是民转刑之后,案件从一审到二审到发回重审,陈建红一直出面参与此事,倪为民与他的关系非同寻常,对他非常信任,做通他的工作,基本也就做通倪为民的工作。另一个是翟金堂小儿子翟国新。现在22棵杨梅树虽然由翟金堂管理,但收益均归其所有,是否归还杨梅树最终取决于翟国新。通过做好上述准备工作后,为下一步有的放矢、寻找案件突破口打好坚实的基础。

二、庭前初调,兼听争锋,找准纠纷症结。熟悉案情是基础,要促使该案达成和解协议,关键是要找准症结。在勘验现场后,承办法官随即到法庭组织双方庭前初次调解。调解中双方开口即弩拔剑张,倪为民坚决不同意调解,声称杨梅树就是他的,被翟金堂霸占,22棵树全部要还,而且还要归还这么多年的杨梅树收益12万元。翟金堂则声称,树是村里当时分剩下了,自己当场缴纳440元承包下来的,这么多年都是其经营管理,没有证据证明树是倪为民的。且一审二审法院均判其胜诉,随便法院怎么判,不同意调解。期间,双方当事人多次出现相互诋毁、谩骂甚至动手的行为,在法官制止下,矛盾没有进一步激化。

之前,承办法官也了解到该案转为刑事案件上诉中院后,曾让翟金堂返还15棵树给倪为民,倪为民支付其5000元,但倪为民没有同意,最终没有达成协议。有了这个突破点,承办法官遂组织双方背对背进行调解,了解双方真实意思。倪为民表示:主要是翟金堂一家欺人太甚,官司他也不想打,是被逼上绝路的。三官村每家都有杨梅树,当初从广东打工回来,曾向他们要树的,如果给几棵树,家里人有点杨梅吃吃就算了。后来听了别人的话,说通过打官司可以把树要回来的。哪知道树不但没拿回来,还被判刑,光打官司就花了近十万的律师费,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,没脸在村里混了。所以这个官司哪怕搞到死,也要搞下去。翟金堂这方则认为:当初倪为民要是有话好好说,向我们说句软话,态度好一点,我们不会不给他杨梅树的。非要通过法院打官司,说我们霸占他家的树,现在要把树给他,恰好说明树是他的,然后村民都认为是我霸占他家的树,以后我们在村了都抬不起头来,没法做人。通过庭前初调,法官认为双方还是有调解可能的,焦点在于双方都是死要面子。解决症结也就在于如何能找到一个平衡点,既能确定杨梅树的承包经营权,又使双方不失体面才是关键。

三、反复斡旋,锲而不舍,诚心赢得信任。找准本案症结后,承办法官随即单独与倪为民沟通,但其抵触情绪极强,包括上山勘验现场还是在案外人陈建红的劝说下才同意的。交流中倪为民认为法院偏袒对方,对方有钱有人,尤其是刑事案件被定罪免刑后,更坚信法院不会公正裁判。承办法官就本案向其明确三点:一是法院公正无私,法官不会枉法裁判。尤其是司法改革后,案件终身负责,不会因为个别案件被追责,通过诉讼解决纠纷,说明你还是相信法院相信法官的。二是作为法官公正办案是良知所在、职责所守,且该案承办法官系外省人才引进,在安吉无任何亲属关系,不会偏袒一方,会尽力办好该案。三是民事案件之所以败诉,关键在于证据不足,诉请事实和理由有误,一审二审判决完全正确。刑事案件是因为在杨梅树承包权未予确认,擅自砍伐造成严重后果,公安侦查、检察公诉、法院判决构成犯罪也是符合法律规定,后来再审改判也是在量刑认识上不同,但构成犯罪毋容置疑。

通过三小时的交流,倪为民的情绪从抵触到信任,把纠纷前因后果一一道来。为进一步赢得信任,承办法官与倪为民的代理人邹某一同前往生病在家的陈建红处,促膝长谈,分清利弊,通过释法明理,陈建红表示愿意做倪为民的工作,并说22棵树不一定要全部拿回来,返还的利益可以意思表示一下就行,具体情况要看对方的态度。随后,承办法官又与翟金堂代理人所在律所主任王律师联系,通过多次分析案情,协调沟通,其也表示积极做好翟金堂小儿子的工作。此后两个月间,承办法官反复与双方及其代理人沟通协调十余次之多,最终以公心、诚心赢得当事人信任,初步达成22棵杨梅树中18棵由倪为民承包经营、4棵由翟金堂承包经营、双方相互给付一定补偿的意见,均愿意还可进一步协商。

四、择机而调,借助寄语,签订初步协议。随着我国传统佳节春节来临,在双方均有调解意愿,对杨梅树承包数量达成共识的情况下,承办法官认为时机已经成熟,可以召集当事人进行最后的调解。为确保调解一次性成功,承办法官邀请街道综治办主任和片区治保主任参与调解。调解前,法官向当事人、代理人发放了《讲信修睦  和气致祥》调前寄语,希望双方能解开多年心结,好好享受新时代的美好生活。法官引用古代六尺巷的故事,引导当事人能够放弃、割舍,能够宽容、忍让,能够理解、吃亏。在场所有人深为感动,均表示因为杨梅树这点小事为法院添麻烦,更为法官的艰辛付出表示歉意。

随后,当事人分别就具体事宜进行协商。因涉及到杨梅树中的白茶补偿和山路通行等问题,方案反反复复,不断修改。双方争议焦点还是面子问题,都坚持要求对方给予一定的补偿,钱多少都无所谓,调解一度陷入僵局。承办法官提出翟金堂在杨梅树中种植的3-4分地的白茶,由倪为民经营,但适当补偿部分费用,包括20年前每棵树20元,18棵共计360元承包费用,也应当支付给翟金堂。20年前360元,按照物价10倍计算,相当于今天3600元,加上白茶补偿共计10000元,也符合实际。

最终双方签订协议,22棵杨梅树的18棵由倪为民承包经营,收益归其所有,直至承包经营权被收回。剩余杨梅树由被告翟金堂承包经营,直至承包经营权被收回,其中属于倪为民承包经营范围内的茶叶由其经营,倪为民补偿翟金堂10000元。

五、现场点树,突发争端,就地定分止争。协议虽然签订,但是因大雪封山,杨梅树具体四至等还未确定,且翟金堂提出,作为村委会不仅没有出面调解纠纷,反而出具手绘图证明帮助倪为民,村委会必须给一个说法才能上山点树。这项要求实际上还是翟金堂为了面子要找一个台阶下。为此,递铺街道综治办主任出具书面承诺,承办法官也予以签名作证,如果调查核实清楚,将带领村委会领导就调解纠纷一事上门道歉。

为防止中途变卦,雪未化净,承办法官邀请街道综治主任、片区主任和村、组负责人和代理人一同到翟金堂处,在畅饮白茶谈笑风生中调查道歉之事一带而过。

一行人随后立即上山点树,倪为民已在山上等候。按照手绘图先确认外围4颗树,再从山顶点树,确定另外14棵。谁也未料到,点来点去图纸范围内多出3棵树。翟金堂及其大儿子立即不认可调解协议内容,认为图纸中共25棵,和实际不符,村小组出具的手绘图不正确,根本不存在22棵杨梅树的事情。当场和倪为民发生言语冲突,并脱衣准备打架。承办法官立即拉开双方,就地再行调解,但因山地复杂,涉及进出通道、白茶采摘和杨梅树质量问题一时陷入僵局。

承办法官根据生活经验,认定山林承包一般都是从山下开始从下往上、树的质量先差后好的顺序进行承包。倪为民也认可该种分法,但坚持要求先从山上分,否则要求翟金堂退回补偿费10000元。而翟金堂一方则坚持从山下点树,要么就按调解协议上随便点18棵。因之前承办法官一再提醒倪为民确认树的范围和棵数,倪为民也拍胸脯确定就是22棵,且森林公安带他也点过好多次,不会错。现在出现这个问题,他也没想到。承办法官判定发生如此重大错误,后果应由倪为民承担。如果其不愿听从法官的安排,将不再调解。现场发现杨梅树的现状是,山顶3棵树最好,中间2棵次之,下面3棵最差。承办法官确定山下树质量差的原因是倪为民砍伐所致,必须归倪为民。因这8棵树为一行,综合考虑,从中间确定3棵树给翟金堂,其他5棵树归倪为民。在双方再无异议后,当场用红绳系好,拍照确认,并在手绘图上注明四至等情况。

至此,在承办法官不懈努力和相关人员的合力协助下,因20年前22棵杨梅树承包经营权引发的典型的民转刑系列案纠纷调解成功。(孙红波)

 

 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